竊竊私語

雫|玫瑰色的你。

 

【禮猿】subaru

▲ 短篇


五時三十分。 

天才剛亮起,宗像禮司不需要設任何的響鬧,便自然的醒過來。這是長久養成的習慣――有規律地早睡早起。梳洗過後,穿上他筆直的制服,完美而如預期一樣,時間還很充裕。宗像俯身從和式長抽屜裏,掏出那深藍色佩劍,指尖滑過金屬表面。不同於他的佩劍,刀柄簡略的紋路、適當重量的劍身、符合少年手型的把手,這一切都為他相當中意的部下而設。宗像想像著少年拿起劍的模樣,勾起了嘴角微微的弧度,露出滿意的淺笑。


 

六時。


時間尚早,仍沒到上班時間。宗像步出房間,走在青雲寮的走廊上,並沒遇到其他人。直至他在一扇掛著伏見的名牌門前才停下來,宗像象徵式地敲了敲門。



沒有回應。



宗像旋即抽出後備用的鑰匙,熟悉的打開門。



門邊的黑色長靴東歪西倒地躺在地板上,他的主人昨晚顯然踢掉鞋子,便倒頭昏睡過去。宗像見怪不怪地向房間內一瞧,伏見仍陷於睡夢之中,側著的身子一起一伏,發出平穩、低緩的呼吸聲。宗像輕輕地把門掩上,不禁開始擔心起部下的工作量。伏見君又熬夜工作了嗎?是累垮了吧。



少年略為蒼白得臉上是少有的毫無防避,眉頭擰得那麼深,就像作了不安穩的夢般,唇間卻吐出了南轅北轍的夢語。


「……室長,請…你認真…工作。」



宗像猛一愣怔,正打算撫上伏見臉上的手打住。另一手本握著的佩劍,下一刻卻看見它從手中輕盈滑落,以完美的身姿砸了在床面——上方的伏見臉龐。


 

「……痛。」突如其來的痛楚讓伏見發出了輕聲呻吟,伸出手輕揉著臉上的痛處。


這一摔可把夢中的少年徹底摔醒了,當少年意識到不是天花板掉下來,而罪魁禍首還站在旁邊。伏見反應過來,狠狠地盯著宗像。


 

「我可以告你擅闖民居嗎?」


「伏見君,請便。」宗像早從錯愕的樣子轉換回平常的淡然,笑著回答。


一臉黑線的伏見想了想,他要投訴的話該找副長嗎?有用嗎?不可能吧。


「室長你沒有更溫柔的叫起床方法了嗎?」


被白眼掃過的宗像也不惱,似是善意地解釋道:「我原本打算放在伏見君枕邊的,偶然失手了。」


無意道歉的宗像,笑意變得更濃。他仿佛看見甚麼有趣的發展,饒有興致地向伏見提議:「不滿意的話,我們可以重來一遍喔。」


「不用。」伏見咬牙切齒地擠出這兩字。開玩笑,誰要跟你再來一遍阿。


看著一臉想丟他出房間的伏見,宗像哭笑不得,安撫地印上伏見的嘴唇,落下淺淺、溫熱的一吻。

 


 

「多睡一會兒吧,伏見君。」

 


 

啊啊,真是差勁的早晨。

-- 


下午一時。


道明寺驚奇用手指指著伏見紅腫起來的臉大嚷:「咦!!!伏見先生你的臉怎麽了?」


剛踏進辦公室一秒的伏見,便煩燥過度地掉頭摔上大門。


伏見以工傷為理由,向宗像請了一整天的假。


- END -


謝謝戰友們提供的腦洞 

請你一定要幸福 生日快樂阿 伏見 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

2013 . 11 . 7   10 : 33pm


评论(5)
热度(15)
 

© 竊竊私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