竊竊私語

雫|玫瑰色的你。

 

【出猿】愰懩

▲ 依舊的短篇 出猿向

 

 

細微的,滾落在某個角落,來不及回頭,就消失不見了。就如黑色眼鏡臂鬆脫,不知去向、泛著銀光的螺絲釘。

 

自金髮男人悄然離開後,伏見猿比古就沒碰過房間裡的電燈開關。就似棄置掉一切有聲有色的外物,隔離著這煩囂的城市。房間黑得深邃,讓自身困於伸手不見五指的密封空間,才會讓冷顫的身軀稍微的,感到名為安全感的存在。伏見抱膝倚坐在地板上,手無力的搭著肩上,模仿著那人的擁抱,把身子圈在懷裡。不顧連夜淩晨心臟空虛的躍動,頻密地壓在心坎中抽搐、抽痛。

 

自私的大人。

伏見扯了址嘴角,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在制服上抓出一度度摺痕,欲哭無淚地苦笑。

 

 

 

數週前,伏見比想像中更輕易的入侵了監控系統。憑著那剩下的一點動力,破解掉密碼,雙手顫抖著找到了想找的影像。

 

那些活在過去的你。

 

 

 

數台電視隨意地堆疊著,滿佈房間。伏見摁下電源,熟悉的畫面一幕幕地重現。無數的我們,自以為是永恆的我們。街角的親吻、突然出現在SCEPTER 4門外接班的你、交往週年紀念去吃晚飯的法式餐廳、鬧脾氣時你縱容的歎氣。

 

仿佛你還在。

 

 

伏見撫上電視螢幕,觸不到的掌心溫意,再嗅不出那讓人安心的淡淡菸草味。在變成標上了年份、日期及時間的數位檔案中,嘗試在吵鬧的人聲中,分辨出那閒逸溫和的京都口音。視線逐漸模糊,仍認出那喊著我名字的口形,聚焦得到那穿著白襯衫的身影。

 

出雲

 

 

出雲

 

出雲。

 

恩念已近乎將伏見撕裂搗碎,以著沙啞得快變調的聲線,一遍遍、緩慢地默唸著每一個音節──那來不及吝惜的名字。

 

 

 

 

「……不想懦弱。」

 

「不代表要堅強喔,猿。」

猶如記憶裡的臉容,草薙覆在頭髮上溫暖的手,溫柔地撫摸髮絲。紫色墨鏡後滿載著擔心,直視伏見的雙眼那麼說道。是不是早預料到有天會離開,才遺留下這番話,烙在腦海裡久久不散。

 

 

吶,告訴我阿。

 

 

說話阿。

 

 

 

 

伏見舉步踏在那淩亂、互相纏繞的電線堆上,一絲的尖銳擦過腳底。俯身拾起那劃過皮膚的金屬,表面刻有凹凸溝紋的右旋螺絲。臨時的配件,湊合地修了修眼鏡。拿起螺絲起子,手指向右方扭動,一圈、再一圈。拼命地,強行地填補著那空隙。

 

並不是原始的那一款式,顯而地不合適。一鬆一緊的兩邊眼鏡臂,只是外人難以查覺的差別。漠然置之,伏見隨意地單手戴上眼鏡。眼框雾茫茫一片地把門敞開,仰頭向著始橘的天空深呼吸,往肺部灌進一口薄寒的空氣。

 

 

 

再開始沒有你的一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哪裡不一樣了,也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僅僅是,找不回那枚螺絲釘。

 

 

- END -

 

 

 

愰懩 意指心神不定

 

阿雫的咕嚕:

靈感來至空之境界的一個畫面 嗯就是我另外放上來的那張圖

我覺得要是草薙不在了 伏見會以自已的方式想念 回憶他

會用很長一段時間來平復心情 在心中留下傷疤地活著 畢竟還是要活著

起初是眼鏡壞掉了 才看不清 後來的是 沒有哭出來的眼淚 這樣的感覺。



 

寫得很難過 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 

這篇BE(?)好像不能當生賀∑(ι´Дン)ノ 最近很忙 但希望能在伏見生日前再趕一篇ω

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!

2013 . 10 . 13  10 : 20pm

 

 


评论(4)
热度(10)
 

© 竊竊私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