竊竊私語

雫|玫瑰色的你。

 

【出猿】 殘暑未消

▲ 短篇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--

九月,按照科學知識來算,已是日本的初秋。

 

氣溫依舊熱得嚇人,室內充斥著悶熱的空氣。夜深了,亦毫無好轉的趨勢,沒有半點自來風。酒吧仿如烤箱般熱烘烘,讓伏見滲出一身薄汗。

 

好熱……到底是哪個笨蛋編訂季節的阿。

伏見悶悶的想。他慵懶的挪動身子,於沙發上轉了個圈,找著哪種更涼快的姿勢。枕在柔軟的把手上,放任頭髮隨意地滑落。伏見倒過頭,下意識地瞄了一眼身後正努力工作的男人。

 

映入眼簾的,是翻了一百八十度的草薙。他坐在吧台旁數小時了,就似不被任何事物打擾,仍入神的忙著。那雙修長、骨節分明的手握著鋼筆,讓墨水流暢的寫下一串 串數字。而暖灰色的眼眸反覆、仔細的核對著帳簿。伏見默默打量著那認真的側臉,忽然覺得,這樣很適合草薙。無論是酒吧裡略昏暗的光線,或是那書寫的動作,都溫柔而恰到好處,就如同他人一樣。

 

 

百看不厭。

 

 

 

 

HOMRA早已掛上休息中的牌子,僅僅兩人獨處的酒吧,靜悄悄的,只有筆尖劃過紙張──刷刷的聲音,伏見並不討厭。

 

 

 

 

草薙疲累的揉了揉眼睛,抬起頭。恰好看見少年迅速地把目光收回,與他的眼神擦邊而去。

「怎麼了,猿。」發現伏見在偷看自已,草薙不禁勾起嘴唇,問道。

 

「……沒甚麼。」

被抓住的眼神閃過一絲慌亂,伏見不自然地的別開臉,裝作若無其事地答。 

 

草薙停下工作,把注意力轉移到伏見身上。少頃,便察覺到他的戀人哪裏不一樣。視線落在伏見那頭的墨藍髮,平常翹起的髮絲被汗沾濕,正粘膩地疊在一起。

「這裡會很熱嗎?」

 

 

 

「……」

「酒吧熱這也就算了。冰箱裡除了酒,甚麼都沒有。」

 

「嘛,有想吃甚麼嗎?」草薙抱歉狀地攤開手,柔聲問。本來打算在早上,去買點食物回酒吧的。但這一整天,他顧店忙得不可開交,就先把採購的事擱置下來了。沒想到會有小孩子嘴饞,去翻冰箱。

 

伏見別扭的躺在沙發上,一動也不動。像是猶豫點甚麽,好幾次想講話又停下來。

 

 

 

在一段長得以為不會回答的沉默後,伏見低聲吐出兩個字:「……冰棒。」

 

 

「噗。大半夜吃甜的會變胖喔,猿。」聽到這意料之外的回答,草薙忍不住笑出了聲音。

 

「……囉嗦,不準笑。」

 

「是、是、是,真拿你沒辦法。就當作是你陪我的謝禮吧。」

太可愛了,草薙心想。

他不禁伸出手輕拍伏見的頭。俐落地拿起桌上的皮錢包,轉身步向大門。 

 

「等,你去哪裏?」還來不及抱怨那不安分的手,便聽見了腳步聲的伏見問。

 

「買冰棒阿。」草薙一臉理所當然地答。

 

「哈?都十二點了。」

 

「沒關係,便利店還開著。」

 

「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。」伏見皺了皺眉頭。

 

「你乖乖待在這裏,很快就好。」草薙堆滿笑意,邊輕輕掩上酒吧的木門,邊拋下軟語。

 

「喂!」

 

咔嚓一聲,門關上了。

 

 

這個人搞甚麽,隨口說說的話不要當真阿。

工作了一整天都不會累嗎?要買的話,明天去買不就好了?伏見從沙發上站起來,嘟噥著。 

 

啧,麻煩死了。伏見不由咂舌,煩躁地把酒吧鎖好門後,便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--

最終,伏見在街口的便利店門前找到了草薙。

他正蹙著眉想對草薙抱怨,說他又不是小孩子,不用買了。草薙便掏出買好的冰棒,淺笑著遞給他。「給。」仔細一看,是他喜歡的牛奶口味。伏見愣了愣,瞥一眼草薙,神情微妙地接過冰棒。

他可不記得有對草薙說過他的喜好。


 

暑氣瀰漫,冰花在溫暖的口腔瞬即溶化。伏見跟草薙一人一根冰棒叼著嘴裡,並肩地在回酒吧的路上閒蕩。

 

 

 

「我說……我們出門弄到滿身汗,到底為了甚麼?」伏見皺起眉。

 

「吃冰棒啊。」

 

 

 

「你是笨蛋嗎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誰知道呢。」草薙聳聳肩,輕笑。

 

- END -

 

 

阿雫的咕嚕:

沒想過頭一篇生出來的 是這個XDDDDDD 

這是忙得要命時想出來的腦洞(つд⊂) 太喜歡伏見跟出雲這兩人了  (閉嘴

總覺得半夜嚷著想吃東西 而有人肯去幫你買是很幸褔的事<

 

阿雫還有很多不足 需要改善的地方<

歡迎大家提出意見! 要是各位能喜歡的話 實在太好了 (*´艸`*)

2013 . 9 . 21  4 : 13pm


评论
热度(15)
 

© 竊竊私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