竊竊私語

雫|玫瑰色的你。

 

【零凛】Cake

▲ 遲到了半個月 再不吐出來就難產了

▲ Knights全員出沒注意



「啊啦啦!七月十二號可是Knights day喔~」嗚上嵐將手機轉過來,指尖戳著twitter上粉絲們各式各樣的祝賀。
「哈?誰擅自定下來的無聊日子?」瀨名泉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,頭也不抬繼續書寫著手上的企劃書。
「哈哈哈!一定是外星人幫我們命中選中的日子,是幸運日嗎!!」月永雷歐少有地被話題引起了注意,突然從地上躍起,動作之大幾乎要撞翻瀨名的咖啡。
「喂———!」
「唔,人家也不清楚呢。應該是粉絲定的吧!說起來,這種日子果然要有蛋糕才行呢。」嗚上嵐單手托著下巴思考著。
「蛋糕嗎?Marvelous!庶民好像都喜歡吃蛋糕來慶祝特別節日,就像聖誕節、朋友生日之類?司深有體會。」聽到蛋糕兩字,朱櫻司雙眸瞬間亮了起來,朝著嗚上用力點頭。
「超~煩人!誰答應要過這不知名的日子了?而且司你最近又胖了,禁止吃蛋糕這類高糖食物。」瀨名板著臉喝止這群失控的隊友,作為前輩一定要好好管理著後輩的體重。
「小瀨好~小~氣。有甚麼所謂嘛,就讓小幺吃一口。」朔間凛月揉著眼睛,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,悄悄從被窩內探出頭來。
「不行!睡間你別慣著——」瀨名泉氣沖沖地轉頭瞪著凛月。
「喔喔,凛月你醒了!那就這樣決定了,蛋糕的命運!」王大聲打斷了騎士們的鬥嘴,揮舞著右手指向凛月。

「......啊?」

----------

雖然沒做過健康類的甜點,不過凛月對自己的廚藝還是很有自信的。他翻開食譜隨意選了一頁,豆腐蛋糕。「嗯嗯,是豆腐蛋糕來著~」凛月下課後順道去了一趟超市,挑了些新鮮的材料,就回家試做起這個凍餅。

無視了玄關裏多出來的男式皮鞋,凛月彎下身換上了自己的拖鞋。明明今天不是星期四......他搖搖頭,甩開這個念頭,穿上藍白的格子圍裙,在廚房開始打發起淡忌廉。牆上的時鐘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響,時針亦徐徐地滑過了四個圈。夜幕低垂,凛月漸漸打起精神來,他打開冰箱取出蛋糕來脫模。「嗯~好像差了點甚麼?」他隨性地再用白巧克力做了裝飾性的劍跟王冠,捅進了雪白的蛋糕面上。凛月揚起了嘴角,高卡路里裝飾應該沒關係吧~?

凛月困擾地捧著六吋的試作蛋糕,視線掠過朔間零的房門。這蛋糕是全新作,應該找個人來試味。「呃,但太晚了又不能找真~君。」凛月輕咬著下唇,猶豫再三,還是敲起了最接近的「人」的房門。

咚咚——。

「唔,凛月!?找吾輩嗎?」零輕輕地推開木門,雖知道家裏只有自家弟弟,但凛月實在很少主動找他,臉上難掩驚訝。
「過來,我試做了新蛋糕......先說好不是專為你做的。」凛月看著零期待的眼神,話半又別開臉來,擠出慣常的抗拒狀。
「噢噢!是凛月做的新作嗎?凛月小時候總喜歡做不同的餅乾啊、蛋糕之類讓吾輩吃呢。明明凛月小小的,每次做的份量都很多,嚷著哥哥只要吃凛月做的就好了,不准吃飯!想起這樣的凛月還是好可......」
「兄長好吵......到底要不要吃,不吃就算了。」凛月投了一記眼刀給擅自回憶起來的零,作勢要轉身離開。

「吾輩要吃!」



零切了二件蛋糕,分了給凛月和自己,兩兄弟在客廳裏靜靜地吃了起來。老人家吃得真慢啊,凛月吃光了閒著沒事就打量起對面的人。那雙富有骨感的手正拿著餐叉,細細地切割著蛋糕面,又優雅地把一小塊蛋糕放進口裏。感受到凛月的目光,零抬起頭來笑著跟他對視。

零保持著這笑容,酒紅的眸子載滿了暖意。正當凝視超出了正常時間,凛月假裝低下頭迴避時。零突然伸出手擦了一下凛月的嘴角,把上面沾上的蛋糕屑一併吃進嘴裏。

「嗯,很好吃呢。凛月。」

七月正是熱暑,凛月覺得室內熱透了,此刻整個人甚至燒了起來,朔間零親暱的動作猶如自然不過的事,手指撫過的輕柔觸感卻烙在腦海中久久不散。

「怎麼了,凛月?」
「......」

零的問題繼續帶著笑意,一時間凛月不知道講甚麼好,單方面的尷尬在沈默中蔓延。

「笨蛋兄長,我做的當然好吃了!還有你吃飽了就去洗!碗!」凛月實在忍不下去了,撇下零一人繼續戳著蛋糕。回到房間前還刻意地狠狠關上了門,發出砰一聲的巨響。

年長的吸血鬼雖看不清弟弟的表情,仍眼尖地發現了他泛紅的耳根。啊,今天的凛月果然也很可愛呢。

----------
後話

最後凛月本著「甜點不高糖不高脂,就不是甜點」的精神做了最後改良,最終變成了豆腐芝士蛋糕。Knights day當天大家吃下去才發現,泉第一個有很大(激烈)反應的。今天的Knights依然很和平,可喜可賀。


-End-


我只是想寫兄弟兩人吃蛋糕!



评论(5)
热度(50)
 

© 竊竊私語 | Powered by LOFTER